山西高平炎帝文化研究会
Shan Xi Gao Ping Yan Di Wen Hua Yan Jiu Hui
大力开发建设炎帝文化是山西上党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在中华文明的发展史上,炎帝神农氏作为中华民族发端期的重要人物,对中华民族农耕文明的形成与发展起过重大作用,并且奠定了以农开国的基础。

山西上党地区位于黄河中游,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农耕文化始终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作为炎帝神农氏主要活动区域之一,无论是文献记载,遗址遗迹,民间传说,其密集度和丰富性在全国堪称绝无仅有。认真梳理归纳炎帝文化在山西上党地区的主要表现特征,厘清炎帝文化与其它旅游文化的关系,探寻开发建设炎帝文化的具体路径,对破解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煤独大”的畸形经济结构,推动该区域产业转型升级,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都是不无裨益的。

一、山西上党地区炎帝文化的主要特征

   (一)遗址遗迹的原态性和完整性  上党地区即今山西省的长治市和晋城市。《尔雅·释地》云:“党,所也。在于(太行)山上,其所最高,与天为党,故曰上党。”意指地势高峻,似有与天比高之义而名。宋代朱熹形容太行山为“黄河北诸州,皆旋其址;潞州上党,在天脊最高处,过高便见太行在半天,如黑云然。”可见上党地区地势之高峻。20世纪7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晋城市下川村挖掘出一批打磨过的石斧石刀,经科学测定,这些细石器距今已有16000年到23000年。下川文化遗址中最重要的发现是石磨盘和石磨棒,二者在下川文化中的发现,代表着黄河流域黍作文化的先声,我国饮食文化的前兆。《周礼·职方氏》:“谷宜黍稷。”黍是高平羊头山的特产,几千年来,羊头山产的秬黍成为朝廷定律历的基准。《汉书·律历志》:“以上党羊头山黍度为尺,以定黄钟。”明代皇族贵裔,律历学家朱载堉为了研究十二平均律的基本理论,曾先后多次考察羊头山,他的《尔律金书·羊头山新记》说“律家考秬黍,率曰羊头山”。炎帝神农氏首植五谷于羊头山,进一步印证了《山海经》中“神农尝五谷之所,山形象羊头”的说法。  更加令人惊叹的是,上党地区炎帝文化遗址遗迹所表现出的原态性和完整性。

炎帝神农氏在山西上党地区活动的遗地遗迹和文献记载主要集中在以高平羊头山为中心的方圆百里范围内。羊头山位于上党盆地的东南部,是高平,长治,长子三县市的交汇点。所谓“岭限二郡,麓跨三邑,山高十余丈,磅礴数十里”是也。清康熙二十年赤祥村炎帝庙“增修炎帝庙记”碑文云,炎帝之祀,“最初莫如吾邑,计长平(即高平)百里,所建不止百祠祀之”。当时百村百庙的盛况,现在是看不到了。据不完全统计,仅高平一侧现存的炎帝神农庙祠及遗址当有46处,庙祠所遗北齐到民国的碑匾100多通。神农城、神农泉、神农井、五谷畦、神农中庙、神农下庙、炎帝行宫、炎帝寝宫、炎帝陵,犹如一颗颗璀璨耀眼的历史明珠,缀嵌在羊头山的南麓,特别是炎帝陵,当地人称“皇坟”,史载宋时虽已残毁不堪,但“石甃当存”,说明其创建年代之久远,现存明代万历年间的“炎帝陵”石碑即为证明。

《山海经·北次三经》载有发鸠之山,有鸟焉,名曰精卫,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常衔西山之木石,以湮于东海。“精卫填海”的故事,就发生在长子县的发鸠山一带,发鸠山位于羊头山和百谷山之间,山上现有祭祀女娃的灵湫庙,山坡上有女娃坟和皇姑坟各一处。《路史》说:“神农氏七十世有天下,轩辕氏兴,受炎帝参卢禅,封参卢于潞,守其先茔,以奉神农之祀。今潞城县东北九十里有古潞城,即其国也。其国至神农冢一百六十里。”古潞子国遗址在今黎城、潞城两县之间,神农冢即现存的高平炎帝陵,需要着重指出的是,文献典籍中所记载的炎帝文化遗址遗迹,大多数仍保持着古旧建筑的原貌。

由此不难看出,以羊头山和百谷山为中心,形成了陵、庙、祠、宫等别具特色的炎帝文化建筑群落。其原态性、完整性、密集度自成体系,独领风骚。

   (二)历史文献记载的系列性与可考性 在考察比较湖南,湖北,陕西等地有关炎帝神农氏的历史文献和遗址遗迹时,我们不难发现,有的地方是有史无实,有的地方是有史少实,而山西上党地区则是有史有实,史与实相互佐证,浑然一体。

对于中国古史的研究,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先生在其《先秦史》“序”中说:“秦以前古史资料,早已随着时代之悠远而消逝。在春秋时代,孔子欲研究夏殷制度,已感文献之不足证。西汉初,司马迁著《史记》,亦谓自殷以前,诸侯不可得而谱,周以来乃颇可著”。炎帝神农氏为史前传说时代的人物,当时尚无文字记载,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靠人们的口口相传,留存于世。在人类出现文字之后,人们方将前世之传说载于史册。据粗略统计,从西周《逸周书》开始,至清同治年间的《高平县志》,有关炎帝神农氏行踪与业绩的文献记载多达70种以上。诸如《逸周书》、《国语》、《周易》、《左传》、《管子》、《史记》、《汉书》、《补史记·三皇本世》《太平御览》、《山西通志》、《路史》、《潞安府志》、《泽州府志》,到清同治年间的《高平县志》多涉及到羊头山为“神农尝五谷之所”的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从史前有关炎帝神农氏的传说,到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众多文献典籍,加之已经出土的金石碑记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记载考辨炎帝神农氏生产生活在山西上党地区的脉络和佐证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有说服力。我们不妨作一比较。

南宋罗泌著《路史》承先秦古籍《竹书纪年》的说法:“炎帝神农氏,其初国伊,继国耆,故氏伊耆。”根据古今历史地理学家考证,炎帝先后建国的“伊”“耆”都在黄河中游,其中“耆”就在长治市的黎城县境内。

《后汉书·郡国志》记载了炎帝神农氏在高平羊头山上的大量遗迹:“羊头山有神农城,山下有神农泉,南带太行,右有散盖,即神农尝五谷之所也。”晋代程玑《上党记》有“神农庙五十步,有石泉二所,一清一白,味甘美,呼为神农井。”《后魏风土记》载:“神农城在羊头山,其下有神农泉,山有古城遗址,北有谷关,即神农得嘉谷处。”北宋《太平环御记》也说“神农尝五谷之所,上有神农城,下有神农泉,山东南相传为炎帝陵,石(井壁)尚存,百谷山与太行,王屋皆连,风洞泉谷,崖壑出邃,最称嘉境,神农尝百谷于此,因名山建庙,仲春上甲日致祭。”

这些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历史著述中,在今天的羊头山南北两侧,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历史年轮的印辄。“神农城”位居高平羊头山西主峰神农高庙遗址西北约20米的坪地上,地方志记载“周长四百六十步。”“神农井”现尚存,在羊头山神农高庙遗址下。“五谷畦“又名井子坪,在羊头山两峰西南坡下,约有三五亩地。“谷关”即今故关村,西连羊头山麓,东临泽潞古道,村西南有炎帝行宫,相传为炎帝神农氏从羊头山神农城迁徒下来的居所。以上史、实充分说明,在羊头山一带有关炎帝神农氏遗址遗迹的历史记载,不仅显现出鲜明的系列性与连续性,而且有大量的遗址遗迹和新出土的碑记,墓志等实物相佐证。

   (三)民间传说的地域性和丰富性  关于炎帝神农氏在羊头山和百谷山一带种五谷、尝百草、制耒耜、兴医药、制陶器、开日市,开启中华农耕文明的业绩和贡献,在山西上党地区有着各种各样的民间传说。这些丰富多彩的民间传说,一方面说明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积淀造成的社会心理认同,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炎帝神农氏在该区域有着广泛而深厚的历史影响和群众基础。正因为如此,这一区域的民间传说凸显出的主要特征是鲜明的地域性和丰富性。

  分析整理该区域的民间传说,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1)功德类这方面内容比较集中,主要包括炎帝十大功绩:创制耒耜、教民稼穑、遍尝百草、日中为市、黍度为尺、削桐为琴、精制陶器,织布为麻、观象立节,推演八卦等。其中尤以种五谷、尝百草为多。在羊头山周围,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说是有一天,忧心忡忡的炎帝在羊头山上巡视,见一大鸟,通体赤红,口衔一株九穂禾,盘旋在炎帝的头顶上,金灿灿的禾粒落到地上。炎帝双膝跪地,仰望长天,知道这是上天感念他的爱民仁德之心,故派神鸟送粟粒于人间。炎帝将此种在五谷畦里,从此人们有了小米吃。百谷山上的神农庙亦称滴谷寺,相传此处的山隙间不断地有谷子滴出。有一次维修寺庙时,贪心的寺僧想多得些谷子,就用木棒捅此缝隙,结果有一对金鸽飞出,滴谷寺从此不再滴谷。

(2)方志类这一类型主要反映与炎帝有关的山名、地名、村名。比如炎帝岭,在高平西南野川镇境内,上有炎帝庙遗址,传说是炎帝晚年经常采药的地方。难沟,即炎帝岭东南麓今南沟村,炎帝在此误食百足虫中毒的地方。老龙湾,在今凤和村东南炎帝庙遗址处,传说炎帝误食百足虫后,已知中毒无解,从难(南)沟跑到此地稍事休息后,骑马往回赶。换马,现今换马村,旧临泽潞古道。传说炎帝骑马跑到这里,毒药发作,疼痛难行,从人赶快为炎帝换上软轿。不应,即今北营村,在换马村北,炎帝乘软轿至此,从人低唤,炎帝已不能应答,故名不应。卧龙湾,在庄里村东南,炎帝尝草中毒,赶到不应村外,已气断身亡。族人遵遗嘱将炎帝尸体抬回生前耕种的艺谷圃,待办丧事,后人称为卧龙湾。装殓,今庄里村,炎帝中毒身亡后,整个装殓及葬礼均在此进行,故地名为装殓,炎帝陵即在庄里村南艺谷圃前。跑马岭,即庄里村后的山岭,传说炎帝死后,生前坐骑紫骝马不吃不喝,日夜悲嘶。炎帝葬后,紫骝马绕陵三圈,奔上炎帝陵北面的山岭悲愤而死。此类传说民间很多,大多与山名、地名、村名有关。从中我们不仅可以感受到先民们对炎帝为民献身精神的敬爱,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些传说有着很强的联系性、故事性和地域性。

(3)生活类在山西上党一带,因为炎帝的事迹与形象深入人心,有着几千年的群众基础,所以,这一类型的民间传说,无论是炎帝本人,还是其妻其子其女,都显得十分平民化、生活化。据传炎帝娶妻于高平神农镇长畛村,因此至今长畛村有个不同于邻村的习俗。每当天旱祈雨时,其它村的人只能恭恭敬敬地向炎帝焚香祈祷,而长畛村的人依仗炎帝是该村的女婿,竟把炎帝像从庄里村五谷庙内抬到长畛村,放在院子里暴晒三天,以示惩罚,并以此迫使他降雨人间。再如有关字的方言,羊头山南北有两种很特殊的方言,山南边的高平市人把喊成,山北边的长子县人把喊成。这种特殊的方言称谓,据传与羊头山上的石羊有很大关系。石羊头向高平,整天咩咩叫。尾朝长子,吃高平屙长子,久而久之,就成了的代名词,只到现在,若问高平、长子两市县的人,你是哪里人?答曰:咩是高平人,或曰屙是长子人。可见,有关炎帝神农氏的民间传说对当地社会生活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和历史印记。

二、开发建设炎帝文化需要处理好的三个关系

综上所述,山西上党地区的炎帝文化在中国古代历史和现实生活中有着特殊的位置,集中连片、鲜明完整,史实呼应、丰富多彩,是该区域产业转型升级极为宝贵的文物资源、历史文脉和文化传承。要把这一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资本,必须处理好以下三个关系。

(一)炎帝文化开发、建设与科学保护的关系  就全国炎帝神农氏遗址遗迹,庙祠碑石较多的地区来说,山西上党地区堪称全国第一。尤其是羊头山南侧高平境内的神农城、神农井、五谷畦、炎帝行宫、炎帝寝宫等,在全国更是独一无二。继承先祖留给我们的文化瑰宝,弘扬炎帝神农的民族精神,开发建设炎帝文化,必须正确处理开发建设与科学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关系。首先要深入研究探讨炎帝文化遗产的内涵和价值,明确开发建设与科学保护的原则和重点。传承创新炎帝文化,开发建设炎帝文化,核心是传播一种民族精神,目的是创造社会财富。所以必须坚持修复保护在先,开发建设在后的原则。在不损坏原有文物、文化遗迹价值的前提下,进行建设与开发。其次要编制好保护、开发与建设炎帝文化的详细规划。山西上党地区19个县分属长治、晋城两市。炎帝文化资源主要集中于晋城的高平市、长治的长子县,长治县,尤以高平最为密集、最具代表性。两市三县要达到合作共赢的目的,就要联手编制详细规划,共同打造上党地区炎帝文化这一品牌。

    (二)炎帝文化资源与其它文化旅游资源的关系  在长治的百谷山和高平的羊头山一带,不仅有大范围、高密集的炎帝遗址遗迹群落,而且还有渊源流长的历史文献记载,留存于今的大量古代碑刻资料,脍炙人口的神话传说。深厚的炎帝文化底蕴和文化积淀,无疑是我们做大做强炎帝文化这一品牌的巨大优势。

上党地区的文化旅游资源十分丰富。长治市有18 个国家级和56个省级人文资源保护单位,红色旅游资源有省级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黄崖洞等著名红色旅游胜地,还有太行山大峡谷、老顶山、漳泽湖湿地等自然景区。晋城市有闻名遐迩的皇城相府,秀丽奇特的王莽岭,阳城蟒河和沁水历山两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有高平的古军事文化长平之战遗址遗存。如何把这一区域的历史文化、红色文化、生态自然风光与炎帝文化有机结合起来,协调发展,真正形成该区域旅游文化合力?这就必须走整体联动,合作共赢的新路子。上党地区19县的文化旅游资源各具特色,又互相关联,具有合作发展的优良传统和坚实基础。要在充分协商、共谋发展、共同受益的前提下,建立密切的协作发展机制,科学定位,求同存异,扬长避短,差异竞争,互通信息,互享资源,连点成线,连块成片,强势聚集,在开发建设中不断提升上党地区各种旅游文化的整体竞争力。

(三)炎帝文化景观建设和文化内核的关系  上世纪九十年代山西高平发现炎帝陵和有关炎帝神农氏的大量遗址遗迹后,不少专家学者前往高平调研考察,叹为观止。认为五千年文化看山西,炎帝文化在上党,炎帝文化在高平。在这里,我们姑且不论炎帝文化的此地域彼地域问题,在研究比较湖南炎陵、湖北随州、陕西宝鸡、山西高平四地炎帝文化开发建设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景观建设,造势宣传,炎陵、随州、宝鸡都远远走在了高平的前面。要大力推进上党地区炎帝文化的开发建设,就要认真借鉴炎陵、随州、宝鸡三地的成功经验,发挥自身的天然优势,取长补短,真正把炎帝文化打造成景观建设科学雅致、文化内涵丰富瓷实的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

要坚持景观建设和文化内涵挖掘同步进行。景观建设作为旅游产品的硬环境,可以提工期、提进度,甚至可以赶工期、赶进度,文化内涵的整理挖掘则需要组织有关专家学者开展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对文献、碑刻、遗址遗存、民间传说进行筛选、分析、梳理、整合,同时还要进行学术论证、去其糟粕,用其精华。有了学术理论的强力支撑,历史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建设工作才有科学依据,才能做真做细做活,才能取信于民,吸引四方游客。真正把该区域的炎帝文化旅游资源转化为文化旅游资本。

同时还要设计规划好与炎帝文化有关的节庆活动和民间庙会活动。山西上党地区的民俗可以说就是一种古老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在诸多具体的民俗事象中,充分显示出了与炎帝神农氏密切相关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象征意义。从远古到当代,最突出的无疑是祭祀炎帝这一习俗惯制了。据明代洪武年间《重修神农庙记》载:追崇祀典,国家之公也;建庙岁亭,里人之私也,公祀私享虽异,报功感德则一。相传过去县府每年四月初八都要派员到高平庄里村五谷庙炎帝陵公祭,同时举行庙会进行民间祭祀活动。逢会之日,人们都要敲锣打鼓,由社首抬着炎帝塑像到羊头山附近村里出巡,场面宏大,热闹非凡。至今羊头山周围仍留传着这样一则民谣:去扬州,下汉口,不如五谷庙迎社首。高平市2002年,2004年先后在羊头山举办过两次公祭炎帝大典,实践证明,大型祭祀活动的举办,不仅使寻根祭祖旅游文化有了较快发展,而且带动了长平之战古军事文化和其它相关旅游资源的开发和建设。

三、开发建设炎帝文化的主要路径

从以上对山西上党地区炎帝遗址遗迹,陵庙群落及民俗文化的考说可知,在羊头山和百谷山方圆百里范围内,保存着全国最完好、最集中,也是数量最多的炎帝古迹文化群。在众多的文化旅游品牌中,炎帝文化应当是该区域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支撑。开发建设炎帝文化旅游业,不仅要一个合理的总体规划,还要有独特而非雷同的审美设计,细节设计和科学可行的路径设计。

(一)宣传推介工作要有全球视野  炎帝神农氏是当今全世界华人公认的中华民族的始祖之一。科学开发、有序建设山西上党地区的炎帝文化,是一项传承中华文明,打造民族向心力、亲和力和凝聚力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同时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关系到该区域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

201310月,东莞台商子弟学校董事长叶宏灯先生听说山西高平也有炎帝陵时,先后四次赴高平考察探究,之后,叶宏灯先生非常认可高平的炎帝陵和炎帝文化群落。并向山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写了关于高平炎帝陵寝修复请愿书,有意广纳台湾社会各界,出钱出力尽快修复炎帝陵寝,以示对始祖炎帝的尊崇。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始祖炎帝在海峡两岸、全球华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以及炎黄子孙寻根祭祖,海内外华人一家亲的民族情结。

叶宏灯先生的善举仅仅表明了我们宣传推介工作只是走出了第一步。要使上党地区特别是高平辉煌灿烂的炎帝文化真正走进海峡两岸、全球华人的众多家庭,实在是件任重道远的事情。登高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远。要登高望远,呼而有应,就必须潜心设计、大力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宣传推介工作。紧扣高平实际,突出高平优势,响亮地打出全球华人一家亲,寻根祭祖在高平的宣传语,通过多层次、多渠道的媒体宣传,主动走出去宣传推介,诚心请进来观光探讨,多交流,多对接,逐渐形成多个对内对外交流合作渠道,让人们渐进式地了解高平的炎帝文化,认知高平的炎帝文化,感恩高平的炎帝文化,共同开发建设高平的炎帝文化。

(二)区域联动要重点突出高平潜在优势  早在先秦时期,上党地区就是黄河中游一块古老而又神圣的地方,炎帝种五谷,尝百草,女娲补天,精卫填海,舜耕历山、成汤祈雨,远古时期人类的众多活动,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千丝万缕的联系。炎帝神农氏种五谷,尝百草的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羊头山一带。羊头山在今山西之南境,泽潞二郡交界,高平,长子,长治三邑之间。高平,长子,长治三县环拥羊头山,都有大量的炎帝文化遗址遗迹,地域上的接壤自然而然地构成一个大的炎帝文化区。但是,由于行政区化的制约,三地基本上是各自为战,很难形成集聚效益、规模效益和整体效益。要大力开发建设该区域的炎帝文化,必须在两市三县之间建立起一个行之有效的组织协调运行机制,以便对三地的炎帝文化资源进行统筹规划,合理开发,打造一个品味高,质量好,范围广,能够叫响全国,叫响全球的炎帝文化旅游景区。

炎帝文化的遗址遗迹在上党19县虽然均有分布,但主要集中在羊头山周围的高平,长子,长治三县,其中尤以高平最典型,最具代表性。近几年来,炎帝文化在高平的观点在学术界备受关注,我们姑且不论这一说法的对错与否,但就高平的文物数量,文物价值而言,在全国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资料显示,高平目前共登记不可移动文物点1574处,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0处,省级5处,宋金以前的早期古建筑10余处,超过长江以南半个中国的总和,占全国的十四分之一。现存炎帝神农庙祠及遗址有46处,北齐至民国有关炎帝神农的碑匾百余通,与此紧密相联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更是数不胜数。但是,旅游经济的壮大,非煤产业的发展,不是文物的简单堆砌就可以实现的,而是要把文物,文化、自然旅游资源进行有机整会。因此,高平应该以高文化积淀,高浓缩文化为依托,精雕细琢,打造高平特色,进而形成以高平为中心,以长子,长治为两翼,依次向周边幅射的炎帝文化旅游大景区。

(三)主题设计要做足“农”字文章  众所周知,原始农业起源于采摘。《淮南子·修务训》中记载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于是神农乃教民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硗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之所辟就。纵观历史文献记载和上党地区所遗存的众多碑匾石刻,我们可以窥见炎帝神农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善农,尚农,以农立国。从远古社会至今,华夏民族的血脉中始终流淌着善农、尚农精神。正因为如此,开发建设山西上党地区的炎帝文化,题中必备之义就是始祖炎帝开启的中华农耕文明。这既是华夏文明的历史禀赋,也是该区域炎帝文化区别于其它文化的主要特征。所以炎帝文化的主题设计必须做足字这篇大文章。

从旅游经济学的角度看,现代旅游的特点和游客成分的构成是逐渐趋于平民化、大众化,旅游取向更趋于自然山水,田野风光和休闲度假。因循市场规律,结合上党地区特别是高平的实际,炎帝文化景观的修复、开发和建设,既要注重游客对朝宗认祖历史文化的渴求,又要注重满足游客游山环水,田园寻趣的价值取向。羊头山是中华农耕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开发建设炎帝文化,就要紧扣羊头山周围的遗址遗迹,抓住字,突出字,演示字,体验字。比如五谷畦里的原始耕作,神农城上下的原始居住,神农井旁的灌溉与洗浴,耒耜洞的古犁古耙等,让游客从一系列仿古生产生活中亲身体验并感悟炎帝文化的博大精深,进一步增强广大游客对炎帝神农氏的尊崇,对炎帝文化的理解,对中华民族的热爱。

 

作者:贺尔丹,山西高平炎帝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原高平市报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