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高平炎帝文化研究会
Shan Xi Gao Ping Yan Di Wen Hua Yan Jiu Hui
【寻根炎帝文化】羊头山石钺揭开你的神秘面纱

文/图 李俊杰

  “录龟神符”。

  良渚文化遗址“神徽钺王”。

  2011年11月5日,高平市长平之战研究会的会员们在羊头山考察战国百里石垒古长城遗址时,在炎帝祭坛东的山坡台地发现一块形状特别的石片,四面都有人工打磨过的痕迹,而且刀刃十分锋利。仔细观察石片,两面都有数十条纹饰,正面条形纹饰多,并有20个大小不等、深浅不一的“星星圆点”。两边分立在条形纹饰中,左边11个,右边9个圆点,背面仅有条形纹饰而没有星点。石片是本地常见的深灰色的石灰岩,也叫“青石片”,长15.3厘米,宽13.7厘米,中心厚度不超过1.5厘米。从整体观察看,打磨精细,既有四面刀刃,中间凸出,似陈龟伏甲。从所载历史信息与特征上分析,应为兵权信物。

  A “石钺”是仰韶时期的文化遗存

  为搞清楚此石的名堂,笔者专程就此咨询了晋城市文物旅游局张建军同志。张建军鉴别后说,此石片叫“石钺”,距今约7000—5000年,是原始社会高等级将领使用的指挥兵器和王权的象征。近年来,高平羊头山发现多处新旧石器文化遗址,此“石钺”应当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物,从石器上刻画的条形纹饰上看,与国内出土的文物标本有所不同,比其他参照物上多了一些难于解释的“符号”。

  2011年12月23日,《三晋都市报》以《山西高平羊头山发现炎帝时期指挥官的石钺》为题,简要报道了在高平、长治、长子三县交界处发现的“石钺”,国内诸多媒体多次转发,引起热议。当时笔者对“石钺”上所承载的历史信息无法作出诠释,只是初步认定为“指挥官石钺”。经过四年时间的研究,发现此物上的“条纹”、“圆点”和“形制”与众不同,疑为一块炎帝与黄帝合符征战蚩尤的“录龟神符”兵权象征。

  羊头山发现的“石钺”是仰韶时期的文化遗存,是原始社会史前文明最高军事指挥权的代表之物,是皇权王者的象征。上面的条纹可能是“条形”和“星辰符号”,可能代表当时先进思想的一种图腾意志称号。古人用条形纹饰代表某种事物,或者当时内政军事含意,以及天地之生灵,即“地生万物,星生天意”。当时先民们正处于茂密的森林和山谷,或许是代表当时的森林环境。“星星圆点”可能是一种占卜星辰吉祥与凶险的文字符号,类似于卜骨、卜辞性质。也有可能是代表天上星座,如北斗七星、北极五星之类的征战信息等,再有可能是用“星星圆点”多少,来代表军权等级的制度,这三种方式都可能存在。

  长治市上党古文化研究学者认为,此件钺器定为“条形码石钺”名称不妥。从整体观察,四面有刀刃,中间凸出,似陈龟伏甲,应当称“录龟神符”。“星星圆点”不一定是说“星辰”,也有可能是代表“河图洛书”的意思。因为神农氏炎帝承接的是伏羲氏和女娲氏的制度和思想理念,“河图洛书”在当时是神秘莫测的神算之物,用兵上可能要进行占卜,表示谨慎用权,对天对地都要有一个圆满之意。可能在兵器上绘制这些吉祥之物,具有时代属性特征。根据商代《卜辞》记载的内容,在古代征战之前,都要用神龟进行占卜。

  笔者认为“河图洛书”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源头。《易·系辞上》记载:“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个圣人就是人类文化有始祖——伏羲氏。传说伏羲氏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伏羲氏根据这种特殊文化前兆,画成了《八卦图》。据有关文献资料记载,在西周之前,“河图洛书”是用“星星圆点”作符号代表。

  B “录龟神符”或与炎黄征战蚩尤有关

  神农氏炎帝在羊头山创立“伊耆国之黎都”,已经被国内许多专家学者所认同。根据古史记载,笔者认为“录龟神符”,有可能与炎黄征战蚩尤,与“逐鹿之战”有着密切的关联性。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宋书·符瑞志·引注·龟书》记载:“出洛,赤方篆书,以授轩辕(黄帝),接万神于明庭。今塞门谷口是也。”《路史》记载:“《龟图》出雒,从而合之,所谓黄帝合而,不死者,或作雄。……乃临盛水,录龟符,纳三宫,五意之机。……作清角乐,大合而之,鸣翱翔,凤凰蔽日。于是合符于釜山,以观其会。”经过对地名的考证得知,黄帝与榆罔炎帝(也叫参卢炎帝)合符于今高平市寺庄镇釜山村。在釜山村西还有一座很不起眼的山,名叫“合山”,相传因炎黄二帝合符于此故名。“釜山”、“合山”的地名,在全国仅此一处,没有任何争议。而“谷口”的地名也不多见。《太平寰宇记》记载:“县西五里有地曰,谷口是也。”在谷口村北有“炎帝岭”,岭上有新旧石器时期打造削割石场、猛犸象牙、骨骼等文化遗址,现为晋城市文物保护单位。大清《泽州府志》记载:“釜山,在县北三十里,形如覆釜。”大清同治六年《高平县志》记载:“迤东曰,釜山。釜山之南曰,西珏山。为泫水所自出。西珏山之东曰,炎帝岭。”《后汉书·郡国志》记载:“羊头山,有神农城,山下有神农泉。南带太行,又有散盖(伞盖村),即神农尝谷之所也。”《山西通志》记载:“伞盖山,在长子县西南五十里,以形似名。下有水,名泫水。”大明《潞安府志》记载:“伞盖山,在县西南五十里,望之如伞。”

  在高平市北有若干个古老的地名,是说神农氏炎帝的故事。城北4公里处为“炎帝岭”,5公里是炎帝开创的农业皮毛市场,即寺庄镇“市望村”,15公里处为“釜山”、“合山”,20公里处为“神头岭”,25公里处为“伞盖山”,27.5公里处为“丹朱岭”。在丹朱岭与发鸠山之间,鹿宿村西北,有一条大沟谷,当地人称“朱襄沟”,山巅北峰有巨石,上面凿有若干上圆形石窝,中间有大的石窝,四边有相对称的小窝。相传为“神农釜”和明堂,即草房的建筑遗址尚存,绝水源自此出,有历史上著名的“发鸠山”,炎帝小女儿女娃戏水淹死,葬于举棒圪杈村(举棒村),“精卫填海”神话故事源于此出。南朝,祖冲之《述异记》记载:“太原神釜冈中,有神农尝药之鼎存焉。成阳山中有神农鞭药处,一名神农原,药草山。山上紫阳观,世传神农于此辨百药,中有千年龙脑。”即此。《三皇本纪》记载:“燧人氏四传无怀氏、葛天、女娲至伏羲,继承基业。……端拱于上,朱襄诸臣分理于下。呜呼,此天所以开炎帝之盛也。”据《辞源·一》注释:“朱襄氏,为炎帝的别名。”《路史》曰:“朱襄氏,即炎帝神农是也。”羊头山、炎帝岭、市望村、釜山、合山、伞盖山、神头岭、朱襄沟、姜朱寨、发鸠山等一系列地名,都与神农氏炎帝有直接的关联性,说明当年炎帝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地名是历史的刻痕,也是一部难于读懂的史书和符号。“釜山”与“合山”,这两个很不起眼的古老地名,却承载着一部重要的历史,记录黄帝从河南洛阳或洛水,与炎帝会师高平釜山的重大历史事件,由此可以看出,在此,神农氏炎帝、轩辕氏黄帝拉开了征伐蚩尤九黎集团部落的序幕,成为改变中国历史命运十场大会战之首。在我国古代军事史上称之为“涿鹿之战”,黄帝三战而得志,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焉。

  C 可能是兵符石钺器物的早期雏形

  从目前国内馆藏文物和新近出土的文物资料中分析,在高平羊头山发现的“录龟神符”,从形制、图腾上讲,实属罕见。经参照国内出土的上百块石钺标本,都是一面有刀刃,多像斧头形状,一般有一、两个孔,还没有发现四面有刀刃,不带孔洞的陈龟伏甲之器。因此,要比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大发现》一书中收载的杭州良渚文化遗址中出土发现的“神徽钺王”(公元前3300-前2000年)还要早几百年或者上千年,但与“神徽钺王”一脉相承,都是王者兵权的象征。出土的西周虢季子青铜器“白盘”铭文曰:“赐用弓,彤矢其央;赐用钺,用征蛮方。”在河北平山出土的战国中山王墓“铜钺”铭文曰:“天子建邦,中山侯祥,作兹军钺,以警厥众。”西汉刘安《淮南子·兵略训》记载:“君亲操钺持首,授将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钺,国之实宝也,上将之道也。”

  羊头山出土发现的这块石钺,与《史记》、《路史》记载“黄帝乃临盛水,录龟符,纳三宫,五意之机……合符釜山。”相吻合,可能是兵符石钺器物的早期雏形,后来的斧形单面刀刃,有孔石钺或者玉钺,都是从四面刀刃中演变而来。可以说,在高平羊头山发现的这块石钺是研究炎帝、黄帝羊头山军事文化的一次重大发现,对研究炎黄二帝合符釜山以及涿鹿之战将有一定意义。

来源:晋城新闻网:http://www.jcnews.com.cn/